来源:中国经营报   作者:屈丽丽
  热钱泛滥!从官方数据来看,截至4月,今年新增外汇占款居然超过1.5万亿元,创历史新高。业界一估摸:加上刨除在外,通过虚假贸易等渠道进入的资金,流入国内的热钱早超过一万亿元。外管局慌了,20天内连发六个文件,央行也火速推出“组合拳”。然而今年以来人民币单边升值超过1.5%,再综观全球大势,原本就低利率的各国央行都在降息,唯独中国基准利率高达3%。利差加升值,“螳螂”再使出十八般武艺,也无法阻挡嗅觉灵敏的投机资金前来套利的步伐。
  5月22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报6.1904,是5月份以来第四次创历史新高。这种持续单边升值也吸引了大量热钱流入,为此,自5月2日开始,国家外汇管理局连续发布了六个文件,希望从海关、投资、外贸等多领域阻止热钱的流入。

  然而,热钱疯狂涌入的同时,中国的实体经济却陷入低迷。5月23日公布的汇丰(HSBC)中国5月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显示,PMI值意外降至49.6,七个月来首次跌破50关口,结束此前连续六个月(终值显示)扩张的势头,原因即是受新订单疲软的拖累。

  “热钱”涌入,也不断推高人民币价格,但实体经济的低迷已无法支持一路高涨的人民币。业界呼吁降息以刺激国内实体经济发展,然而,降息又会进一步刺激房地产“泡沫”。

  《中国经营报》记者获悉,今年下半年央行有可能出现“降息”来释放流动性,减轻企业贷款压力。

  对于人民币价格的后期走势,市场认为需谨防人民币快速升值后带来的贬值风险。有消息人士即告诉记者,“目前一些地产大亨们选择的财务处理方式是资产用外币,负债用本币,真实意图就是在赌人民币的贬值。”

  “如果人民币一直升值,中国可以利用人民币进一步升值来加大对外投资的力度,以此来稀释对升值对出口的劣势影响。但如果中国实体经济继续疲弱,那居高不下的人民币最终势必要迅速贬值。”上述消息人士表示。

  息差导致热钱套利涌入

  事实上,人民币升值以及相比较其他各国所形成的利息差正成为热钱前来套利的主要原因。但由于央行关注的是金融项内的数据,而基本忽视贸易项下的数据,这导致境内到底流入了多少“热钱”目前并不清楚。

  以息差为例。除了香港之外,世界上各个央行的基准利率都与人民币的基准利率拉开差距,FX168公布的全球主要央行的(一年期存款)基准利率分别是:美国联邦基金基准利率为0.25%,日本央行为0~0.1%,欧洲央行为0.75%……唯独中国高达3%。

  加拿大律师辜勤华表示,“由于各国鼓励贸易的现状,热钱可以在进出口的两边都获得政策上的优惠,如在中国内地,出口可以获得退税,而在香港,进出口贸易贷款可以获得银行基准利率1%的贷款优惠,这相对于内地不少银行推出年息达5%的理财产品来说,存在巨大的差价。”

  这种差价,让流入中国的热钱,即使趴在国内银行不作任何投资,凭借利差和汇差,就可获得优于当前投资实体经济的利润。

  不过,尽管全球投资人都在觊觎中国货币市场政策之下巨大的获利空间,但由于中国严格的外汇管制制度,一般的操作并不容易。由此,套利行为就发生在地理环境较近的香港,而获利主体专家认为主要是中国内地的国有企业。

  一位香港当地的贸易公司负责人李平(化名)告诉记者,“香港之所以能够成为虚假贸易的诞生地,最主要原因就是它离广州、深圳比较近,有些货物交割不需要通过海关,避开了海关监管,同时内地与香港之间贸易量大,监管部门也监管不过来,这让香港成了虚假贸易的集散地。”

  根据海关总署的公开数据计算,4月内地与香港的贸易同比增长了55%,而对其他国家和地区的增幅则是12%;同时,内地对香港贸易顺差为382亿美元,而当月整体顺差规模是182亿美元。

  美国银行在香港的大中华区经济研究主管陆挺认为,中国前四个月实际贸易顺差仅为60亿美元,远非官方公布的610亿美元,这将是中国自2004年同期贸易逆差108亿美元以来,1~4月份顺差最小的一次。

  法兴银行经济学家姚伟称,内地与香港的贸易数据存在一些猫腻,主要原因是存在大规模投机性资本借道贸易账户进入内地。

  据李平透露,“虚假贸易的一般操作方式就是内地公司在香港再成立一家公司用以倒手,如此企业的产品可以自己卖给自己,手中拿着货物贸易齐全的单据,利用‘内保外贷’的方式套出外汇资金,然后仍然通过贸易渠道将境外资金调往境内。”

  “中国的国有企业在这方面有着天然的优势,因为他们的CEO往往可以一锤定音,但有信誉的外国公司通常不会做这种虚假贸易,因为这些公司的决策者并不是CEO或哪个个人,真正的决策者是企业的财务总监、总法律顾问以及董事会的成员,他们对合法性有着非常严肃的考虑。”一位海外退休基金的负责人告诉记者。

  显然,国有企业的优势还不仅仅在于决策程序上的问题,更大的优势在于国企有着雄厚的资金背景,这让他们在海外获得的外汇贷款更多,进而套利机会也就更大。

  这并非对国企的危言耸听,事实上,2007年到2010年,一直都有国企充当跨境资金帮凶的消息传出,而热钱流入的新方式中也频现国企身影,有报道即表示,“大型国有企业实现在香港和内地市场往返套利的方式有很多,比如借道外资银行,通过货币互换、信贷等方式,实现资金在两地的流转。”

  中金公司首席经济学家彭文生则告诉记者,热钱流入除了借助贸易渠道之外,一些规模大的国企也可以在国内外调度资金,因为目前监管机构对它们资本账户的管制比较放松。此外,热钱还可以通过直接投资等方式进入中国。

  降息呼声起谨防人民币贬值

  5月低迷的PMI显示实体经济正在下滑。辜勤华表示,“PMI数据显示的是企业对原材料、机器设备的采购情况,是对真实订单及实体经济发展状况的真实反映,尽管存在一定的时间上的延迟或误差,但出口走弱的趋势却是很明显的。”

  于是,业内有关降息的呼声不断响起,希望在刺激实体经济发展的同时,通过降低银行存款利率从而拉低各国之间的息差,阻止热钱的不断流入。

  然而,一些人认为短期中国降准和降息的可能性不大,典型的理由是中国需要抑制房地产泡沫。另外,大量低水平重复建设造成产能大量过剩,中国现在首先要解决的经济大量过剩的泡沫和巨大的房地产泡沫,在这两个问题没有解决前,降息和降准只能进一步吹大中国的房地产泡沫和经济泡沫,无法完成中国经济的转型升级。

  光大证券分析师徐高即表示,降低存款利率将会造成负利率,不利于控制通胀预期,另外,目前的货币政策已经足够宽松,没有必要通过降息来进一步进行货币放松。

  不过,辜勤华却并不认同这样的观点,他告诉记者,“中国当前更需提防的是通缩,而非通胀。”

  “中国不降息的原因主要是担心由此引发的房价上涨,认为会进一步促进通胀,然而,真正的消费需求与投资是两回事,只有投资泡沫才会引发通胀。”

  “举例来说,当前虽然限购,但商业用途的公司买房并没有任何限制。即使公司买房会缴更多物业税,但即便如此,一些人在没有购房指标的情况下,仍然会以公司名义去购买别墅,由此,对于有钱人来说,通过高利息来防止房地产投资泡沫是没有太大意义的。”

  对于通缩,辜勤华表示,“中国5月汇丰制造业PMI创七个月新低,这远比CPI更能说明问题,它暗示没有原材料的采购,也没有生产,没有生产也就意味着开工不足,劳动力市场失业率下降,并最终导致消费不足,这将是典型的通缩现象。”

  事实上,今年是史上中国大学生毕业人数最多、就业形势最为严峻的一年,699万大学生毕业面临求职,然而,直到目前,就业数据并不理想。

  “根本原因在于吸纳就业人数最多的民营经济正在面临诸多的困难,最明显的就是来自于资金成本上的压力。”辜勤华说。

  来自国内某城市银行的负责人则告诉记者,“国企在银行贷款,可以拿到基准利率上下10%的浮动,但民企就很难享受这种待遇。”

  辜勤华就表示,“目前国内银行贷款的基准利率是6%,但是经过中间金融界的盘剥,到了需要钱的企业手里,资金成本很难在10%以下,企业如果不能产生比10%更高的效益,那么肯定就会亏损。对中国诸多产业来说,10%的利润就谈何容易。”由此,实体经济的发展才是扼制房地产泡末问题的根本,而这恰恰需要“降息”。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