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经济观察报     欧阳晓红
  10月外汇占款新增216.25亿元,环比少增近1100亿元,这一数据让不少分析人士大跌眼镜。“这比较匪夷所思,不合逻辑。”国际金融问题专家赵庆明[微博]说。在他看来,原本10月人民币升值、企业居民结汇需求旺盛,贸易顺差创出新高,10月新增外汇占款应当介于1500亿元至2000亿元左右。招商证券分析师谢亚轩估算的增量是1500亿元至2500亿元。

  11月22日,人民币中间价报6.2918,即期汇率报收6.2280,是当月近18个交易日中第16次触及1%的涨停线,似乎市场对人民币的需求热度依然较高。

  而前一天,外管局公布的银行代客结售汇顺差78亿美元,结汇率超过售汇率,显示市场的结汇需求较高。一般而言,结汇率较高,资金流入迹象明显。但央行近日公布的数据显示,10月外汇占款仅增216.25亿元,让业界怀疑资金可能正在撤离。

  不过,在瑞穗证劵亚洲公司董事总经理、首席经济学家沈建光看来,外汇占款的多少不代表热钱的流入或流出,数据背后的资金并没有发生转向。

  数据“打架”

  人民币汇率升值、结汇率高企、贸易顺差扩大等“诱因”都没有带来外汇占款的大幅增加。“市场还在抛售美元。”一位银行资金交易员说。他认为目前即期市场人民币汇率仍是升值预期。招商银行资金交易部高级分析师刘东亮认为,此行情可能会持续到美国半年财政报告出来之前。

  事实上,自7月中下旬以来,即期人民币汇率大幅升值2.6%;国际贸易也呈现双顺差格局;与其对应,新增外汇占款理应大幅上升,9月新增1306.79亿元,结束了此前连续两个月的负增长,但是,10月份这一数据为216.3亿元,比上月下降1100亿元。

  申银万国[微博]首席宏观分析师李慧勇表示,主要原因是人民币对美元虽有升值,但市场预期的不确定性增强,大幅降低了企业和居民的结汇意愿,从而使得金融机构新增外汇占款量出现环比下滑。

  但刘东亮分析,在10月中旬,即人民币即期汇率升值预期较强,触及1%涨停线之前,企业与居民结汇意愿较弱,但在月底时,结汇意愿升温。

  赵庆明认为,可能发生了一些外汇掉期业务,或者做了某种技术处理。

  外管局数据显示,10月银行代客结汇1250亿美元,售汇1172亿美元,结售汇顺差78亿美元。与其对应,当月,境内银行代客涉外收入2088亿美元,对外付款2142亿美元,银行代客涉外收付款逆差53亿美元。这显示,10月的收汇结汇率与付汇售汇率分别是59.86%、54.7%。

  今年前10个月,银行代客累计结汇12628亿美元,累计售汇12251亿美元,银行代客累计结售汇顺差377亿美元。而同期的银行代客累计涉外收入20961亿美元,累计对外付款20223亿美元,银行代客累计涉外收付款顺差738亿美元;这意味着,前10个月的收汇结汇率与付汇售汇率分别是60.24%、60.57%。

  理论上,通常资金需要结汇后才能流入,而流出则需要购汇;收汇结汇率高企说明结汇意愿较强,资金呈流入趋势,而付汇售汇率下降则显示购汇意愿较弱,资金流出不明显。数据表明,10月的结汇率超过售汇率,当月的结汇意愿超过售汇;但综合看前10个月,结汇率与售汇率基本均衡,售汇率略超过结汇率。

  不过,前7个月的数据正好反向。1—7月的收汇结汇率与付汇售汇率分别是60.43%、62.14%,昭示前7个月,企业与居民更愿意持有美元。

  值得注意的是,10月的银行代客涉外收付款出现逆差,就此,外管局相关负责人解释,从跨境收支情况看,10月份,境内银行代客涉外收入环比下降4.9%,支出环比下降6.3%,收付逆差53亿美元,连续两个月小幅流出,其中内地对香港继续保持资金净流出。“从人民币汇率走势看,境内外即期人民币汇率差价进一步收窄,半年以上远期美元对人民币汇率延续升水(即未来人民币汇率贬值)。”上述外管局负责人说。

  这种“现货市场有升值压力,远期贬值”的现象,以及“结汇率较高,外汇占款增量骤减”也让沈建光感到困惑。他表示或许市场主体的交易行为出现差异。

  资金流出?

  “人民币升值而热钱外流”的现象对海通证券(8.61,0.05,0.58%)首席经济学家李迅雷[微博]而言,比较奇怪。他说,10月份出口增长11%,顺差扩至320亿美元,但公布的外汇占款却只增加216亿人民币。按此口径,热钱流出规模在300亿美元以上,而这是在人民币明显升值的背景下发生的。

  “外汇占款少增出乎市场意料,仅从10月数据分析,很难判断原因;可能的情况是,资本项下流出,对冲了外汇占款;这得等10月的国际收支数据出来后才能看到。”刘东亮说。“热钱继续在流出,且流出量加大,可能在300亿美元以上。”社科院金融重点实验室主任刘煜辉[微博]说。他假定10月FDI为85亿美元,运用残差法,粗略测算出10月热钱流出370亿美元,二季度以来热钱流出量多数在300亿以上。人民币汇率的短期走强并未减少资本的外流。“热钱流出幅度加大”,国泰君安分析师汪进认为。其逻辑是,扣除顺差及FDI后,从外汇占款口径计算出来的当月热钱流出约360亿美元,热钱流出是外汇占款环比下降的主要原因。

  然而,在汪进看来,海外风险维持低位,难以解释目前的热钱流出,10月顺差持续也使得目前人民币对美元持续升值,利于热钱回流,汇率走势难以解释热钱流出。可能的情况是,境外外汇使用增加,近期外汇贷款大幅增长,10月新增外汇贷款204亿美元,远超外汇存款的38亿美元,表明目前资金外流或缘于企业境外外汇使用的增加。

  赵庆明认为,外储增加额(外汇占款)小于海关统计的贸易顺差与商务部公布的FDI之和并不等于热钱流出,构成国际收支的项目——仅从国际收支平衡表上看有几十项之多,并且部分项目既会产生正常流入也会产生正常流出,不能据此断定热钱流入或流出。

  不管怎样,“传统口径的热钱变化难以反映居民持有及使用外汇资产情况,对货币政策影响下降。”汪进认为,预计央行仍会通过逆回购来稳定货币利率,而降准操作或仍将延后。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