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认为人民币的发展不会对美元的角色构成太大挑战。”美国前财政部长、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管理学院教授劳伦斯·萨默斯(Lawrence Henry Summers)在1月14日的亚洲金融论坛上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人民币已经不再显著低估,但人民币国际化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人民币仍然难以对美国在国际货币体系中的核心地位构成太大影响。
  谈到中国经常帐户这一决定人民币汇率的关键因素,萨默斯表示:“我认为中国经常帐户盈余大幅下降是由各种周期性、结构性和货币相关因素导致的。这对全球经济而言当然是积极的进展,重要的是未来这一进程能够维持下去并得以推进。”

  不过,中国12月的贸易盈余意外地扩大,中国在12月的出口较去年同期上升14.1%,而进口则增长了6%。“最近一个月的数据不应该被过度解读,因为只是一个月,但如果这一趋势继续下去,应该引起担忧。”萨默斯告诉记者。

  “人民币已经不再像五年前那样"显著低估"”萨默斯表示。“没有人知道人民币真正的均衡价格水平,但人民币已经不再像以前那样受到巨大的市场升值压力,经常帐户也不再上升。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人民币的处境已发生变化。”

  萨默斯说,中国对全球需求所做的贡献,以及人民币在其中扮演的角色,对于全球金融系统来说都将是一个关键问题,也应该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微博](IMF)、美国财政部和二十国集团(G20)未来的关注焦点。

  对于人民币何时才能成为真正的国际储备货币,萨默斯告诉记者:“我并不清楚人民币国际化未来的进程,但在我看来,从货币史,尤其是国际储备货币的发展史来看,任何改革都是渐进发展(Evolutionary ),而非革命性(Revolutionary )的。”

  那么美国未来是否会面临丧失美元“霸主”的地位?萨默斯认为,距离发展到美国这样开放、深化、国际化的资本市场,中国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鉴于中美资本市场的差距,即使人民币扩大其角色变得更加国际化,很长一段时间内也很难改变美国在国际金融体系中的核心地位,世界仍会将美元作为计价货币。我认为人民币的发展不会对美元的角色构成太大挑战。”萨默斯说。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