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国内舆论情绪随着外资的唱空或唱多中国而起伏不定时,空头成功做空澳元的消息泄露了空头们关注中国的背后意图。

  北京时间7日下午,澳大利亚联储下称“澳联储”宣布降低现金利率25个基准点到历史低点2.75%。这是自2011年11月开始至今的18个月内,澳联储第7次降息。
  据了解,在降息前的6日晚间,总额10亿美元的澳元空单出现在香港和新加坡市场,36小时后的澳元降息为空头带来了1900万美元的盈利。

  “空头押注澳元降息和唱空中国看似风马牛不相及,实际背后却是自成逻辑,做空澳大利亚元是对中国下注的理想代理工具。”美股专家、厦门迈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胡睿告诉中国经济时报记者。

  唱空做多可能性不大

  自3月下旬以来,中国多次遭到外资唱空。摩根大通率先将中国股市的评级降为“减持”,惠誉、穆迪也相继下调中国信用评级和展望。

  五一假期前,空头大鳄吉姆·查诺斯的一份唱空中国的19页PPT被公布,将此轮唱空中国推向高潮。

  对于外界普遍“唱空做多”的看法,胡睿表示了不同观点:“唱空背后的原因有很多种。从查诺斯的唱空来分析,唱空做多的可能性比较小,原因是信誉风险,美国基金界很看重名声,如果他口是心非,最终会被发现,有点划不来。”

  “不是所有外资都不看好中国,不能以偏概全。最近黑石成立了一个新的房地产基金,专门投资中国,所以还是有很多外资看好中国。”胡睿告诉本报记者。

  直接做空缺乏工具

  虽然唱空中国的言论似乎言之凿凿,但实际可以应用的做空中国的工具却是少之又少。

  曾有国际著名投行提出过做空中国的路径,即做空5个与A股有关的股票指数衍生品:HSI香港恒生指数、HSCEI香港恒生中国国企指数、KOSPI韩国股票指数、AS200澳大利亚股票200指数、Ishares安硕新华富时中国A50指数ETF。

  驻纽约的华尔街分析师Jason告诉本报记者:“如果要做空中国,那么需要具体化。如果要做空中国企业,那么HSCEI是很好的标的,但是它的交易量比较小。或者是借香港市场大的蓝筹股抛空,但其出借量很小。总之,做空中国不是很方便。”

  可见,香港市场虽然提供了一个可能的平台,但对于希望做空中国的国际炒家而言空间非常小。而国内A股市场对外资限制严格,外资若想直接做空的可能性更是微乎其微。

  正如中国证监会新闻发言人表示,当前中国资本项目没有完全放开,外资主要是通过战略投资者和QFII等方式投资A股,从目前观察,没有大批卖出迹象,亦没有足够的证据表明有大量资金通过非常规渠道进出中国市场。

  摩根大通董事总经理兼中国区全球市场业务主席李晶也曾表示,中国的股市还是由中国的基金在主导,外资机构唱空可以,但是缺乏做空机制。

  项庄舞剑意在沛公

  “做空中国的途径非常有限,而且直接做空必须承受中国政府或央行干预的风险,那么不如用做空与中国紧密相关的其它国家。”胡睿认为。

  虽然查诺斯多次唱空中国,但直接做空却鲜有踪迹。不过他本人却并不避讳巴西淡水河谷是他的做空标的之一。查诺斯认为:“如果中国经济出现衰退,将在全球范围内产生严重的连锁反应。比如投资下滑,那么铁矿石生产企业特别是巴西巨头淡水河谷公司(Brazilian giant Vale)将首当其冲成为受害者。”

  胡睿说:“澳大利亚是一个直接做空的安全选择,澳大利亚增长的主要驱动力是中国。当中国的大宗商品需求下降时,铁矿石价格必然下跌,澳元与中国之间存在密切关联。”

  “一部分美国基金的想法是:如果中国经济出现衰退,和大宗商品息息相关的澳元将下跌;如果中国经济不出现衰退,澳洲经济本身也可能出现问题,如房地产泡沫,澳元也得下跌;如果中国经济和澳洲经济都没有问题,但由于发达国家如美国、日本等货币宽松政策,热钱若涌入澳洲追求收益,澳洲央行一旦出面干预,澳元还是会下跌。在最近召开的一次美国基金经理聚会上,索罗斯以前的得力助手、做空英镑事件的幕后策划者Stanley Druckenmiller说,澳元下滑还没有停止,建议大家继续做空澳元。”胡睿告诉记者。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