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经济参考报     刘振冬
        美元中期走强是大概率事件,这将改变全球资本流动趋势,也将影响中国跨境资本流动,甚至带来资本阶段性集中流出的压力。对于监管层而言,如何避免资本大进之后的大出,改变资本流动绑架货币政策的被动局面,是重要课题。
        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上周五公布的每周交易员持仓报告显示,截至5月28日当周,美元净多头头寸从此前一周的408亿美元增至426亿美元。这是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自2007年开始追踪这一数据以来美元净多头的最高水平。

        有机构甚至判断,美元近来的回升可能意味着近十年的下行趋势将走向终结。得出这一结论是基于以下几点:美国经济保持增长态势,美国经常账户赤字降低,美国政府财政状况改善,页岩气带来的能源格局变化对美国经济有正面影响。

        今年初,美联储在宣布继续实施量化宽松政策的同时,明确了低利率政策退出条件,即失业率低于6.5%、预期通胀率高于2.5%。从目前情况看,最早在2014年,美国经济就可能达到这一退出条件。在量化宽松退出过程中,可能造成国际金融市场大幅波动,并在一定程度上改变国际资本流动方向以及全球资本投资格局。

        回顾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的全球资本流动趋势,可以发现主要受投资资本左右,而非传统的直接投资资本流入影响。经济学家认为,一旦美元中期走强格局形成,将对全球流动性和金融市场产生显著而深远的影响。如果资本回流美国形成趋势,对中国的资产价格、人民币币值和金融稳定都将带来新一轮冲击。

        对于中国的资本流动趋势而言,还有一个特殊背景,自2005年汇改以来,人民币升值幅度明显,实际有效汇率累计升值超过36%。虽然当下的中国经济仅维持弱复苏格局,但今年截至5月底,人民币兑美元累计升值已达1.67%。有不少专家认为,人民币近期快速升值背后有热钱流入的因素。

        对于监管层而言,不仅要警惕近期热钱集中流入趋势,还要警惕未来美联储量化宽松政策退出引发的美元中期走强,不能排除这将引发资本阶段性集中流出中国的可能性。

        同时,面对国际资本流动的新特征,从短期来说,如何避免投机资本流进流出造成的不稳定甚至更大风险,如何改变资本流动绑架货币政策的被动局面,都是摆在监管层面前的重要课题。

       有专家认为,房价泡沫化和产业空心化已经成为中国经济的重要问题,如果人民币继续升值将加大这一矛盾。短期内要遏制资本流入,保持人民币汇率基本稳定是关键。目前看来,放宽人民币汇率浮动区间,改变人民币单边升值预期,是遏制资本流入的有效举措,同时也有利于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的市场化。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