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经济参考报     记者 张莫
        尽管近期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屡创新高,但以民主党参议员舒默为代表的部分美国参议员5日再次提出针对中国的立法议案,提出给予政府新的工具反对汇率操纵。
        另一方面,美国达拉斯联储主席理查德·费希尔4日表示,美联储将重新评估现行的购债计划,或将作出微调。     6日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中间价报6.1737,较前一交易日反弹20个基点,但人民币兑美元即期汇率大幅收跌。5月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累计升值逾0.4%,今年以来人民币中间价累计升值幅度已达1.67%,超过去年全年升值幅度。但是,近期人民币升值速度有所放缓。

        目前市场观望气氛浓厚,人民币对美元汇率是否能够继续维持强势的最大“变数”来自于美国量化宽松政策的退出节奏。

        农行战略规划部最新报告指出,自去年开始,美联储对量化宽松政策的态度开始转变。在3月的议息会议上,美联储公开市场委员会(FO M C)成员对是否减少资产购进规模展开了激烈的讨论,减少资产购进已经成为FO M C面临的核心问题。今年5月1日的FO M C议息会议声明中增加了“委员会将根据劳动力市场或通胀前景的变化,来增加或减慢购债速度,保持合适的宽松程度”的表述,使得美联储退出量化宽松政策的预期再次升温。

        农行报告指出,量化宽松政策退出预期以及即将到来的实际退出对全球金融市场产生重大影响。一旦量化宽松政策退出,美元必将进入阶段性上升轨道;通过“美元—非美货币”传导,使得全球其他货币贬值。

        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国际投资研究室主任张明表示,如果美元步入新的升值区间,而中国潜在增长率下滑的话,人民币汇率在突破“6”之后,其升值趋势将面临较大调整。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