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记者 张涵
    在许思涛看来,日前沸沸扬扬的“货币战争”更多是一种炒作。许思涛是《经济学人》智库全球预测中国区主管兼经济学人集团驻中国首席代表。
          许思涛认为,近期搅动全球外汇市场的安倍量化宽松政策实质上与美国开放式QE(量化宽松)和欧洲的“直接货币操作”( outright monetary transaction 简称OMT)计划相似,在经济复苏依然乏力的情况下,全球量化宽松的趋势将持续一段时间。许思涛2月22日接受了本报记者的专访。

         对近期日元乃至英镑“跳水”,许表示,“波动乃是外汇市场常态”,并称年内波幅可能会减小。

         许思涛指出,针对全球QE趋势,中国最好的应对就是坚持人民币国际化,继续推进资本项目可兑换。

       《21世纪》:日元在3个月内暴跌近20%,本轮“货币战争”也可以说是从安倍政策及日元下跌开始越炒越烈,你怎么看日本的货币政策以及日元走势?

         许思涛:从动机上来看,日本多年受到经济通缩的影响,新首相安倍制定通货膨胀2%的目标无可厚非,并且通胀2%的额度也比较合理。实际上,包括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国家也一直在实行以通货膨胀来确定货币政策,术语称为“inflation targeting”,新西兰央行行长的工资更是与通货膨胀挂钩。

         在这种调整之下,日元暴跌有几方面原因:第一是市场对新政府政策预判和反应,比如所谓的“安倍交易”;其次,暴跌也是由于此前日元长期的升值周期长,日本汇率本来就处于高估的状态。

         对于今年晚些时候的日元汇率走势,我认为可能还会下跌。一方面是因为日本经济基本面仍然复苏乏力;另一方面是央行换人,鸽派上台后宽松措施近期不会停止。由于日本是债权国,货币贬值对环球汇市影响相对不大;而对国内来讲,过高的通货膨胀率可能有损选民,尤其是日本作为老龄化社会,对通胀很敏感,政府也不能容忍太大幅度的贬值。因此,我预计日元今年继续温和下跌到100左右。

        “货币战争”更多是炒作

       《21世纪》:前日,在英国央行公布会议记录称QE可能性增大后,英镑又经历了短时间的迅速下跌。日元近日跌幅有所放缓,市场又不断放出英镑可能成为下一个日元的信号。尽管在莫斯科G20峰会各国元首承诺“不会为竞争设定自己的汇率目标”,包括瑞士、新西兰、丹麦央行却先后暗示可能会对其汇率进行干预。对目前所谓“货币战争”和货币贬值你怎么看?

         许思涛:英镑这两天跌幅扩大和很多因素相关。英国央行会议纪要显示更多委员考虑的QE导致市场大跌,由于英国QE可以直接去购买本国居民按揭等,比欧洲大陆的QE力度会更大,市场的反应必然更大。但从长期来看,英镑即使下跌,跌幅也有限;下跌后可能有更多资金进场套利,包括更多海外赴英消费等也会支撑汇率,因此很难引发经济危机或其他连锁反应。从全球来看,由于企业和个人的去杠杆化远远没有完成,发达国家经济复苏短期内是不可能的,因此对QE要有比较长的准备。在这种情况下,各国所谓的控制汇率可以理解,但事实上可能很难有很大的动作或产生太大效果。

         从具体国家来看,包括提出要控制汇率的新西兰,以及澳大利亚,本来其货币就是严重被高估了,此次央行的表态也是希望能够回归基本面,有其合理性。总体来说,本轮货币贬值不会太脱离基本面,而“货币战争”更多是一种炒作。

        日元可能还会下跌

         节点:美联储终止QE

        《21世纪》:怎么预测2013年国际汇市走势?有什么节点性事件?

         许思涛:从全球宏观经济基本面看,目前美元水平指数相对比较平衡。欧元相对美元被高估,欧元可能在2013年进一步走低。美元兑英镑处于基本均衡状态;日元和美元相比有所高估,日元汇率如此前所说,可能下降到100或更低。而与资源性国家货币相比,比如澳大利亚、新西兰等,美元也处于低估状态。因此,尽管大家不喜欢,美元在2013年中期还有反弹可能。

        但从政策角度来看,美国一旦通货膨胀超过一定数额,就有可能终止QE。而一旦QE终止,美联储资产负债表缩小,新兴市场货币、欧元也可能逐渐升值。美国QE终止有可能在2013年下半年发生,如果发生,是2013年汇市最重要的节点性事件。

       《21世纪》:今年以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已告别去年下半年时的快速升值态势,自元旦至今对美元小幅贬值0.12%。今年1月份外商直接投资(FDI)金额92.70亿美元,同比大降7.27%,逼近去年9月份时的降幅。人民币汇率可能遇到什么情况?有什么对策?

        许思涛:从基本面来看,中国通货膨胀会逐渐上升,因此对中国最有利的是保持汇率在6.3左右。在目前资本项不太开放的情况下,我预计2013年人民币应该还是升值。但如果把渠道放开,更多自由浮动,可能会出现2012年上半年一样贬值的情况,但不会太多。事实上,我们并非不能接受这种程度的贬值,因为我们需要的再平衡其实就是增加进口。

       中国现在亟需的是人民币国际化,也就是逐步实施资本项目开放。现在美元还没有升值,对中国实施资本项目开放是一个很好的机会,一旦美元上升后再开放人民币将受到更多的贬值压力,人民币可能真的要贬值了。

        我认为开放的路径是继续发展香港人民币债券市场,并大力保证海外人民币合法回流渠道,包括落实温州金融开放及深圳前海政策等。
 



Comments are closed.